【纠“四风”新招数】之三 对隐形变异的“四风”问题,抓早抓小动辄则咎

作者:发布时间:2016-06-17浏览次数:26

  当前高压之下“四风”问题在面上有所好转。相对过去搞不正之风,还嘚瑟到群众的眼皮底下,“不敢”就是根本性的改变。但仍有不少“四风”问题披上了“隐身衣”,公款吃喝躲进“家庭餐厅”,酒席分批宴请而主角“缺席”,办公室隔“暗门”开“暗室”……要密切注意不正之风的新动向、新表现,查找隐形变异的“四风”,越往后执纪越严。

    吃喝躲进“家庭餐厅” 报销名目和消费方式更隐蔽

“周口市颖河路某小区,临街三层小楼南边第一栋中单元东户开了个‘家庭餐厅’,每天招待领导,楼下停了很多车,小区车辆都出入困难。”

  看似平静的普通家属楼里竟有人搞隐秘聚餐?这条违纪线索立刻引起河南省周口市纪委的重视。

  由市纪委牵头,公安、工商、卫生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经20余天蹲点取证、调取监控、截图辨认……

  最终,联合调查组锁定周口市城市管理局副局长喻龙海、市政科科长郭春生、市政管理处主任张国喜等8人在这间“家庭餐厅”接受建筑商齐某的违规宴请。

  这间隐藏在小区中的“家庭餐厅”,由普通居民房装修而成,两室一厅的空间内,除了容纳8人、14人的两间小厅外,还设立了品茶室、麻将室。后经查实,共有31名党员干部在此参加过违规聚餐。至调查时,所有餐费尚未结算,均为挂账消费。

  当天正在接受宴请的喻龙海等8人最终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或党内警告处分。不仅如此,在这间“家庭餐厅”参加过违规聚餐的其他23名干部,也全都被给予了相应的党纪政纪处分。

  当前,违规公款吃喝在重压下出现新变种。“家庭餐厅”、机关食堂、企业食堂、农家乐、住宅小区、“土”会所等隐蔽场所成为“避嫌地”;吃喝款被开成办公用品、会议费、资料费、车辆修理费等形式变相报销;只宴请个别领导和重要嘉宾,叫上企业老板作陪让其“自觉”买单……针对这些问题,要强化明察暗访,畅通群众监督渠道;从账目上的不合理数字入手,防堵财务漏洞;完善“三公”经费相关制度,管好“钱袋子”,让隐形吃喝无处遁行。

宴席分批 主角“缺席” “预备酒”“答谢宴”幌子不少

“喂,是纪委吗?我是平川区宝积镇响泉村的村民,我们村党支部书记今天嫁女儿,3天办了70多桌出阁宴,请你们查查!”

  经调查核实,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宝积镇响泉村村支书李锦政采取非正式宴席、流水宴等分批宴请办法,有意避开监督检查,违规收受礼金2.3万余元。平川区纪委责成宝积镇党委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责令退还所收违规礼金。

  为子女操办婚宴本无可厚非,但作为党员干部,要遵纪守规,从简办理。李锦政心存侥幸,耍花样搞变通,欺瞒组织,“出阁”宴办出格,逾越了底线,最终逃不过监督的“法眼”。

  同样,为了让“寿宴”办得更隐蔽,贵州省赤水市官渡镇五里村党支部书记王明江与妻子花了不少心思:“寿宴”在酒楼操办,不张贴标语,“寿星”不到场;不在现场登记礼金,提前买好信封,让客人在信封上写上名字将礼金装在里面,由2名侄儿在家中收取。

  很快,赤水市纪委接到相关问题的举报,并迅速成立调查组进行核查。经调查组查实:2015年12月31日,在酒楼共设宴65桌为王明江办生日酒,收受礼金34300元。2016年2月3日,赤水市纪委给予王明江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违规收受的礼金收缴国库。

  一些婚丧喜庆事宜的办理在宴请方式、办宴地点和形式上更加隐形。有的请亲属或朋友操办,自己“退居幕后”不出席;有的对宴请人数、桌数进行微调,分批次、小规模、多场所操办;有的打着“预备酒”和“试菜”的幌子开展宴请;还有的“只收礼不设宴”……面对这些花样翻新的“人情债”和“酒席风”,要严明纪律要求,落实有关规定,加强教育引导,紧盯重要时间节点,加大监督检查和问责力度,坚决遏制大操大办、借机敛财等歪风。

隔“暗门”开“暗室”设享乐区 超标办公用房更隐蔽

“306室是做什么用的?这书柜和衣柜为什么放在这里?”近日,天津市西青区纪委对超标使用办公用房进行监督检查时,发现西营门街道办的一间办公室十分可疑。

  原来306室并非普通的单间。室内有一侧墙壁摆满书柜和衣柜,看似与一般办公室无异,实际上是一组没有后挡板的衣柜。检查人员推开衣柜,发现里间别有洞天,床铺、电视、冰箱、洗浴等设施一应俱全,办公室犹如高级宾馆。

  得知该办公室的钥匙目前归西营门街管委书记高祝杰所有后,纪委立即对其进行约谈。

  “此前,我们集中清理办公用房时,303是你的办公室,怎么现在又多出一间?”

  高祝杰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交代了实情:“306也一直是我在用,里外两间,外面办公,里面做休息室,之前为了应付检查,我才欺瞒说303是我的办公室。后来看‘风头’过去了,就让人将306里面设了‘暗门’和‘暗室’。”

  高祝杰处心积虑占用两套办公室,303室使用面积28.63平方米,306室使用面积48.47平方米,共超标53.1平方米。2016年4月20日,西青区纪委已对高祝杰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将对其从严处理。

  为了应付监督检查,有的弄虚作假,把超标办公室“改”为会议室、接待室,堂而皇之地打着公共会议室的名号,享受着私人办公室的福利;有的打“迂回战”和“地道战”,在办公室处心积虑设“暗门”,企图逃避监督,享受“特权”……超标准配备使用办公用房,不是小事小节,反映出的是大问题,一旦放任自流,不但浪费公款,而且会助长贪图安逸、追求享受的歪风邪气,必须坚决查处制止。

 礼金“披上”电子外衣 “隔空”送礼更难现形

“这几千元钱去向不明,要仔细查一查。”福建省永安市纪委监察局在立案审查永安市燕西街道区服务中心常务副主任周荣发案的过程中,发现相关问题线索。

  经核查发现,这些钱的去向与永安市城市建设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朱旭有很大关系。调查组随即对朱旭进行约谈。

  “你在任职期间有收受他人的礼金吗?”调查组人员直奔主题。

  “工作中我得罪人的地方不少,但从没收过人家东西,肯定是有人打击报复、恶意栽赃。”朱旭一口咬定。

  “你和燕西街道的周荣发有往来吗?”

  见调查组问有所指,朱旭开始支支吾吾,最终交代了违纪事实,“城管办每月、每季度会不定期检查各个街道城管工作。周荣发送给我电子购物卡和现金,我半推半就地收下了,后来在城管工作中给他提供了帮助。”

  经调查组核实,朱旭先后三次收受电子购物卡、现金共计2300元。2015年6月17日,经永安市纪委监察局研究决定,给予朱旭行政记过处分,收缴违纪资金2300元上缴国库。

  “电子购物卡消费没啥凭证,觉得应该不会有问题。没想到最终还是逃不过党纪的严惩。”朱旭懊悔地说。

  随着互联网等技术的不断进步,“四风”问题利用高科技穿上“隐身衣”。有的以电子红包、支付宝转账、扫描二维码等方式收送礼金;有的收送高档会所、健身机构、大型商店电子购物卡;有的避开重要节点送礼、异地取礼、“隔空”送礼等,这些违纪行为在收送方式、交易时间和地点上更加隐蔽。对这些问题的查处,要加强与电信、金融等部门的合作,筛查可疑线索,找出蛛丝马迹,通过多部门联动、科技化取证等措施,完善监管制度和相关规定,让披着科技“隐身衣”收送礼的行为无藏身之所。